主页

从冰岛小魔怪到法国音乐工厂威尼斯双年展11大看点

  春天已经来到艺术圈,这意味着在每一个奇数年,我们都要为艺术圈最重大的活动——威尼斯双年展而展开紧锣密鼓的追踪。除去Christine Macel策划的展览(详情请见我们主编Andrew Goldstein的专访),此次艺术节的核心便是由超过80个国家奉献其最佳作品的各国展览馆。

  从冰岛小魔怪到法国音乐工厂,再到尼日利亚第一次出席这样的重大活动,无论你是否能成为那些少数跳上汽艇看国际展览的幸运儿,我们都为你准备了一份名单,带你进入雷达搜索区中最值得期待的国家展览馆。

  在2017年的美国展览馆,MarkBradford选择表现的主题是社会正义、人道主义危机和动荡的政治气氛——皆为适用于艺术入门者的内容。这位备受赞誉的抽象画家将选用他使用普通材料作为媒介所创作的作品,并用其展现更辽阔的图景。结合这次国家展览馆的展览,Bradford还将推出一个名为Process Collettivo的具有社会意识的长达六年的零售项目。这个项目将雇佣来自威尼斯中央Frari区的犯人供职。

  PhyllidaBarlow这件作品取名“愚昧”,其含义可应用于社会的各方各面——比如艺术家所代表的她的国家的政治现状;又或者是她刚刚被其默默为之努力工作的艺术界所表彰庆贺的事实。要知道这位艺术家在自己前60年的职业生涯中都是匿名式地存在;“愚昧”还可能是隐射Phyllida糖果色雕塑的本源与实质。总之,无论Phyllida给威尼斯带去什么,她的作品都与Macel“艺术单纯为艺术”的策展理念和谐一致。

  法国艺术家Xavier Veilhan “威尼斯工作室”的灵感来自KurtSchwitter的标志性作品Merzbau,并运用了达达哲学中的核心概念——协同创作。Xavier Veilhan希望以展览馆为基础呈现一个功能完善的录像录音工作室空间。超过100名艺术家和音乐家被邀请使用该空间。他们或以个人或以群体创作与录制具有原创性的作品。这个展馆将成为一个活跃的空间,游览者们将有机会见到从初始到演绎,处于各个阶段的艺术。

  常驻法兰克福的国际艺术新星Anne Imhof将入驻德国的国家展览馆,Susanne Pfeffer担任策展人。Susanne2015年为瑞士展览馆策划的大获成功的展览使其今年的展览备受期待。Imhof常驻法兰克福,她以表演艺术为主的作品得到了广泛赞誉。这些作品探讨了人类身体面对技术、社会经济,和政治力量所产生的演变。虽然具体内容还未被揭示,但Imhof的持续性创作是极具视觉凝聚力、精心编排的作品。因此游览者们理应相信她在威尼斯的艺术展览也不会逊色。

  中国馆今年的主题为“不息,由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担任策展人。这次策展将围绕南宋画家马远的《十二水图》和李嵩的《骷髅幻戏图》展开,讲述艺术的生生不息。参加本次中国馆的4位艺术家,汤南南、邬建安、汪天稳、姚惠芬都会用自己的创作,对这两幅古代绘画作出回应。“我要向世界展示出来中国这一套不息的精神。”邱志杰表示,”如果可以把它讲清楚,可能对于世界是一种贡献。”

  另有来自香港的声音艺术家杨嘉辉将代表香港参展,独立策展人郭瑛负责展馆策划,M+博物馆执行总监、首席策展人郑道炼担任顾问策展人。行为艺术家谢德庆将代表台湾参展,策展人由英国学者、策展人Adrian Heathfield担任。

  此次日本馆的概念建立于威尼斯建筑风格的基础之上——这座浮游之城由迷宫般的运河与桥梁连结,并建立在一百多万只用以支撑这座岛屿的水下木桩之上。这个起源故事构成了Iwasaki双年展上的作品“翻转过来,这是一片森林”的基础。这件作品采用了精湛工艺来创造复杂的雕塑,而这些雕塑竟然是以常被作为垃圾扔掉的材料制作完成的。Iwasaki的作品同样深深根植于他与广岛的个人联系与情谊。那是他出生与继续工作的地方。Iwasaki利用本无艺术价值的原材料进行艺术再创造的做法与广岛这座城市在轰炸之后的重生之路可同向比较,因为广岛正是依赖不同寻常的各类资源发展其基础设施并帮助其子民痊愈与恢复。

  这间展览馆取名于Alberto Giacometti的一尊雕塑— Alberto Giacometti 也许是20世纪最著名的瑞士艺术家,他曾于1962年于威尼斯获得了Grand Prix雕塑奖。然而,Giacometti的这尊雕塑其实不是瑞士展览馆的一部分。因为Giacometti不愿自己被其国籍单一定义,所以他拒绝代表自己的国家参展。因此,Giacometti的艺术或其他方面的遗产便由当代的参展者们代为演绎:Hubbard与Birchler拍过一部关于Giacomett的年轻美国情人Flora Mayo的电影,而Carol Bove(出生于日内瓦)则提炼了Giacometti的风格创作了一组新型雕塑。

  在今年的意大利展览馆中,作为纽约High Line的主管和纽约Frieze系列的策展人,此次意大利馆的策展人Alemani正集中精力努力使每位参展艺术家展现东道主城市所在国的军事前哨部队。贯穿该展览的主线是想象力与幻想能力:此次展览取名于二战时期哲学家与人类学家Ernesto de Martino所写的一本书。在Ernesto的书中,他对通过魔法、宗教仪式和其他具有想象力的力量考察世界的方式进行了探索— 特别是在今天,传统逻辑已无法解决国际危机。

  Hammad Nasarce曾担任香港的亚洲艺术文献库(Asia Art Archive)研究部负责人直至2016年。而今年正是Nasarce执掌阿联酋在威尼斯的展览馆。该场馆承诺将对其之前的艺术品与此次的原创作品赋予新的解读。鉴于其与艺术实践和历史探究的相关性,阿联酋场馆致力于探寻“玩”这个概念。而展览选用五位多元化的艺术家则是意在突出阿联酋多元人口的共存。另外,在此次参展的艺术家群体中有一个亮点— 刚刚毕业于马里兰州艺术学院的Sara Al Haddad,她的粉纱钩编装置艺术无疑将与威尼斯军械库的历史性建筑一起构成刺激性的视觉效果。

  Ūgh 和Bõögâr是“威尼斯失控”的主角,因为这两个小魔怪将在世界最大的艺术平台之一上大兴破坏。两个小魔头属于艺术家们提出的一个大型幻想世界的一个小组成部分。艺术家们希望利用这些鼻子上长着肉瘤的小魔怪来挑战观者对真实与幻境的认知。或许,他们是希望借此动摇艺术的建立之基。总之,致力于延续冰岛近年来对威尼斯双年展的贡献,“威尼斯失控”这件作品将有望突破传统的观念与界限。(2015年,艺术家Christoph Büchel在威尼斯的一座原建有天主教教堂的社区搭建了一座清真寺。此举促使当局迅速破除了这个打破旧习的建筑。)

  艺术家与策展人们说,假使这个标题没有让你失望,要知道这毕竟是尼日利亚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而这一切本该早就成行。此次展览,三位当代艺术家将从记忆、身份、殖民主义、文化遗产等角度依次展现尼日利亚在过去与现今的世界历史中的独特地位。另外,Adenrele Sonariwo将策划一场融合大型装置、表演影像和绘画的展览。这位常驻尼日利亚的策展人刚刚离职Price Waterhouse Cooper,并开始为Rele Arts基金会工作。

  威尼斯。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将于5月13日至11月26日向公众开放,以“艺术万岁”(Viva Arte Viva)为主题,在动荡的时局下,重申艺术和艺术家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和承担的责任。本届双年展总策展人克里斯汀·马塞尔(Christine Macel)称自己“把这一次的主展场设计得如同一场旅行、一次体验,让人们在穿行于各展馆的同时体会到‘艺术万岁’的主题。”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克里斯汀·马塞尔,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这段旅程从绿园城堡(Giardini)的中心展馆开始,一路延伸到军械库展区(Arsenale)中长达320米、建于14世纪的制绳工厂,最后在军械库展场尽头的花园里收尾。沿途共由9个主题区域构成,呈现了来自51个国家120位艺术家的作品,其中103位更是首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

  在“艺术家与书本之馆”中,观众将看到艺术家弗兰茨·韦斯特(Franz West)与朋友们聚会并在沙发上打盹的场景,以及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邀请意大利的新移民参与的工作室项目。马塞尔似乎想在此表达这样的观点:艺术创作是关于如何创造时间进行思考的活动。如今的商业世界只关心如何增加生产力,而这里展出的作品则是对这一现状的回应。

  “欢愉与恐惧之馆”呈现了一系列以情感为核心要素的作品。在马塞尔看来,“情感是艺术家作品的中心,在过去40年间却吊诡地被艺术批评的话语权所蒙蔽了”。欢愉、恐惧、亲密、幽闭恐惧症……这些情感因素都将流露在匈牙利现代主义诗人提波·哈雅斯(Tibor Hajas)和去年刚逝世的叙利亚艺术家玛尔万(Marwan)的作品中。除了老牌艺术家之外,馆中也将展出来自纽约年轻电影制作人瑞秋·罗斯(Rachel Rose)的创作。

  提波·哈雅斯《致我在巴黎的朋友的信》,1975年,图片来源:artic.edu

  人们喜欢一起做事,策展人的这一观点也是“共同之馆”的主题。1981年,意大利艺术家玛利亚·莱(Maria Lai)在行为表演中重现了整座拉努赛伊村庄,用一根蓝色丝带把村庄与群山相连。除此之外,哥伦比亚艺术家马科斯·阿维拉·费列罗(Marcos Ávila Forero)以非洲传统为基础创作了表演。“在后殖民时代,有些事物仍然是共通的,而我们可以一起欣赏它们。”马塞尔表示。

  环境、社区主义和生态运动是这“地球之馆”的核心。参展艺术家包括居住在旧金山和纽约的景观建筑师、行为艺术家邦尼·欧拉·希尔克(Bonnie Ora Sherk),她在20世纪70年代将自己关在动物园的笼中和动物共进午餐,这件名为《公共午餐(1971》的作品令她一举成名。此外,因纽特艺术家卡纳吉纳克·普图顾克(Kananginak Pootoogook)的作品也会在此展出。

  邦尼·欧拉·希尔克《公共午餐》,1971年,旧金山动物园,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如今的理论家很少谈论传统了,因为它被认为是保守的,是现代主义的对立面,而现代主义唯一的传统就是打破传统。”马塞尔表示,“但这并不意味着传统对艺术家就毫无吸引力。”现居北京的艺术家郝量的水墨作品亦将在“传统之馆”中展出。

  长期以来,杜尚(Marcel Duchamp)被认为是20世纪晚期和21世纪艺术的主导人物,而马塞尔则希望重申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对当代艺术的重要影响。她表示“萨满之馆的想法是由几位艺术家共同提出的,以呼应‘艺术家是有远见的’这一观点。”2014年,巴西艺术家埃内斯托·纳托(Ernesto Neto)在亚马逊热带雨林里结识了一些当地的土著人,艺术家受土著部落的萨满仪式而创作的作品将在这里呈现。

  “酒神之馆”将举办一场庆祝女性感官的仪式。参展者包括现居洛杉矶的黎巴嫩艺术家胡格特·卡兰(Huguette Caland)、艾琳·昆兰(Eileen Quinlan)和杰里米·肖(Jeremy Shaw)等。卡兰的装饰画、身体雕塑和线条素描都广为人知;昆兰将带来她的的摄影作品;而现居柏林的加拿大艺术家杰里米·肖则将呈现其反思宗教信仰和其他意识形态的作品。

  马塞尔形容“色彩之馆”是军械库展区尽头的“烟火”,把感觉的主体性、艺术集结情感的能力,甚至色彩的政治含义等议题全部牵涉进来。参展艺术家包括意大利抽象主义画家吉尔吉奥·格里法(Giorgio Griffa),策展人将他描述为“在世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且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就再也没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了。”格里法将在此探讨“心灵问题”。苏格兰艺术家卡尔拉·布莱克(Karla Black)将利用化妆品、糖和粉笔等材料创作雕塑,她的作品既是感性的,又是触觉的。

  今年是意大利抽象主义画家吉尔吉奥·格里法第三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也是20世纪70年代后首次重新参展

  主展馆的终章位于“处女花园”(Giardino delle Vergini)里,一系列神秘莫测的行为表演和装置将在军械库尽头隐蔽诡异的储藏室内上演。“时间与无限之馆”中呈现的作品包括埃迪斯·德科恩特(Edith Dekyndt)的行为艺术《一千零一夜》,光线在展厅地面上投射出一小块方形轮廓,艺术家则追逐着不断变换的光线,把灰尘不停地扫进那片移动的轮廓,以唤醒人们对时间、无限、形而上学以及不可避免的死亡的沉思。“这件作品探讨有关重复、变化、永恒与无常的命题,如同整场展演的一个开放式结尾。”马塞尔说道。